首页产业频道行业热点
智慧物流园区 更需全产业链生态智慧
2019年3月26日 来源: 经济参考报

  物流园区既是物流全产业链的聚集节点,也是多种物流服务模态转换和物流功能集中体现的核心场所,具有物流系统功能化、集约化、规模化和范围经济等优势,成为各地政府政策和资本争相追逐的对象。


  自2009年到2018年十年间,物流园区的在营总量、在建总量和规划总量均有大幅提高,规模化园区接近1700余个,特别是在营总量提高近9倍。而在住宅地产和商业地产发展受到政策严格限制后,物流地产受到了资本的高度青睐,普洛斯、万科万纬、安博和丰树等不断增加投资,截至2018年底,龙头企业普洛斯物业总面积就达到了3740万平方米。


  但是,物理位置相距不远、定位几近同质化的物流园区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那些仅把物流功能进行简单堆砌而不能根据市场需求融入产业链生态的物流园区,往往存在开工不足、运行困难、荒草遍地的状况。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的比例为14.8%,比2017年提高了0.2%,其中运输费用占比较2017年下降了0.3%,仓储成本占比则提升了0.4%,物流管理成本占比上涨了0.1%。在物流业降本增效的大趋势下,仓储费用依然上升较大,而劳动力要素为主的管理成本也有所提升,物流节点上存在的高成本、低效率等问题依旧突出。


  随着竞争的压力加剧和持续吸引投资的依赖增加,如何采用最先进的技术产品和管理理念来实现降本增效、良性经营,成为各物流园区率先考虑的手段。


  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推动了各产业全行业的整体运行效率提升,特别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等网络技术和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实现了对供需双方低成本高效率的精准对接,也实现了物流园区多种物流服务各类功能的高效融合,以网络技术和数字技术驱动的物流园区业务模式转型和经营结构调整已成为必然。


  许多物流园区争相构建物流园区集成化综合管理信息平台、监控信息平台/系统、自动巡检系统和车位/库位导引系统等,在仓库中大规模引入WMS/WCS(自动化仓储管理系统)、物流机器人/AGV、自动分拣线、自动化立体仓库等,设立除主营业务之外的信息服务、金融服务和其他相关服务等。部分知名领先企业还实现了无人仓库、无人巡视和无人驾驶等。


  2019年是5G时代的启动元年,随着5G的普及,5G网络带来了超快传输速度,特别是按照人口密集区/生产服务区设置的微基站和大规模自适应阵列,可以百倍的能效比实现视频流媒体、虚拟现实/增强现实(VR/AR)技术、智能设备的多场景融合等。5G会进一步支持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大云移物智”的快速融合发展,特别是推动物流系统各节点、各流程和各终端提升柔性化、自适应和自洽能力,从而实现具有近零成本大幅度、大范围提升非标准化到标准化变迁的能力。


  基于5G的智慧物流园区已经是大势所趋,也是发展方向,加上资本的强势介入和支持,相信今年会有越来越多的物流园区搭上基于5G的智能或智慧技术的便车。


  然而,任何产品和技术发展都需要系统环境的整体提升,一个单项技术的突破和应用难以脱离全产业链系统而独自发挥效力。一个物流节点效率的提升并不一定就能带来物流全系统整体效率的提升,而且还可能会因为智能产品的高价引入而带来物流全系统的成本飙高。


  客户只会关注物流服务整体的及时性、准时性、低价格、高质量和低货损等,除了对物品的实时信息有一定要求,对物流流程各环节作业的方式及其智能化的水平却是漠不关心的。这也导致物流园区涉及的每个产业链都可能具有其独特市场需求特征,其智能化和智慧化应用水平和实施进程也需要因地制宜地满足客户需要。


  因此,智慧物流园区的规划与落地实施,要结合自身禀赋条件深度切入区域内产业链的生态中,形成完整的全产业链生态的智慧自洽。


  首先,物流园区内,基于5G的高智能、自决策和一体化等智慧的物流装备、系统和平台等,要与上下游供应链企业形成纵向的基于逻辑和基于物理的完备智慧连接链条,使得智慧物流园区作业或经营所产生的数据、信息和知识,可以在全产业链过程中以极低的近零成本实现授权性共享或支持协同决策,实现产、供、销、融税和回收等资源与园区资源高效率准时化精准匹配,实现原本难以标准化的货品、终端、设备、流程和运营管理的标准化。


  其次,智慧物流园区要借助产业链体系与其他智慧物流园区,形成横向的基于逻辑和基于物理的完备智慧连接网络,在传统物流园区“结点成网”基础上,进一步强调基于5G的物流园区土地、设备及信息等资源共享与闲置资源(分时)复用,使得物理上分布更广的智慧物流园区集团式面对客户,以近零成本实现优质高效的协同服务。


  第三,智慧物流园区要有助于形成全球化运载、仓储、贸易和“门到门”配送及可绿色回收的标准盛具或装载单元,利用基于5G的“大云移物智”智慧平台,形成基于逻辑和基于物理的完备智慧装载标准单元,既与已通用的标准集装箱、标准托盘及其相关装备体系形成模数的分拆与合并叠加,又是在可数字化自动高效分拣的邮政编码和二维码小件包裹层次上的进一步增大和封闭,从根本上用传递的标准化封闭单元来颠覆集装箱与二维码小件包裹之间的生产、消费和商贸流通体系。


  第四,智慧物流园区要与智慧城市规划与建设有机衔接和融合,形成支撑智慧城市发展的完备智慧保障基地。在中国高速的城市化进程中,智慧物流园区既要服务于生产或集中供给的产业物流、并与产业链融合形成智慧产业链生态,更要服务于城市保障物流,并与智慧城市发展相结合,形成区域性城市生态。


  只有围绕产业和城市发展的产业链生态实现智慧,智慧物流园区的智慧才会真正见效。


 。ㄗ髡 刘大成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工业工程系博导)

(责编: 刘大成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网招聘 | 友情链接